棱镜折射之下,美国是否keep forward?

孩子在Cloud Gate下看到头顶上的镜像欢呼了起来

Dum Spiro:

怀特岛 | 隐形的滑板 | 15岁通过滑板认识,一起长大,一起阻止时光夺走本性里的那份狂野。


『但是衝動用完又再有』

『即影即有售罄菲林都已拆走』

愿妳可以 留下共我曾愉快的忆记

.cac.:

如果信念跟梦想还在。

请坚持。





致敬!

羽寒:

邓伟,清华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
我第一次与邓伟先生交流,是在2009年,北京地铁上的偶遇。

那天,我背着一台福伦达R4A,配VM21/4镜头搭乘地铁。

突然,旁边站着的一个大叔扭头看了一下我的相机,并问我:“多少度的卷?”

我答:“400。”

他笑着说:“400的卷儿密度不够。不过你在地铁里用400拍,太暗,拍出来容易糊。”

 

我对这个陌生大叔的回答表示疑惑和不满。

一来疑惑他的身份,能随口说出这么专业的词来;二来对自己的铁手功自信,心想你又不是我,你怎知我拍起来会糊?

于是我便答他:“21mm的镜头,1/15s我就能保证不虚。400的C41彩卷,1600也还能看,不做大输出,底扫还行。”

他倒不接话茬,转而探讨起这枚镜头的特点。我便跟他探讨镜头的品牌,以及镀膜的发展,还有不同光学结构镜头的特点,二人倒也对答如流。

其实我当时并没有想跟他聊很多,因为我一直觉得摄影是个很私人的事情,怎么拍,是我的事,没什么可聊的。但出于礼貌,我便多问了一句:“先生,您这么专业,也玩摄影么?”

大叔拎着一个布的袋子,他提了提袋子的提绳,笑着说:“我在清华美院教摄影,我叫邓伟。”

这句话让我倍感亲切,于是回了句:“邓老师好。我也是清华毕业的,我学新闻。”

如此这般,一问一答,我便结识了邓伟老师。

他比我早几站下车,临走前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,让我有空去找他,我连忙道谢。

 

回到家,我打开电脑,开始搜索他的作品。

当看到冯友兰,梁漱溟,钱钟书,杨绛,贝聿铭,老布什,基辛格,穆沙拉夫,拉宾等人的肖像都是他拍的时候,我这才意识到刚才遇到高人了。

后来,他在清华办讲座,我也专程跑回去听,受益匪浅。

可以说,我后来对于肖像摄影的思路,都来自于邓伟老师。

2013年2月4日,邓伟先生逝世,享年54岁。


赞!

苍旻之鹰:

家附近的【秒速五厘米】二

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

『我拖着躯壳发现沿途寻找的快乐 仍系于你肩膊 或是其实在等我舍割』

感情的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,这句话我跟别人说了无数次,却不知为何轮到自己的时候总是一次次明知故犯。

只能任由奢望成魔般疯长,只能让自己沉沦。

呵呵,我们,连手都未牵过,何来绳索?

以前真不觉得出片可以这么锐,开到2.8了都

Zeiss ZE 50/1.4, 果然收到F4以下是靠谱的

[转] 玩了几年相机的心得,写给想入门的、未入门的、自以为入门的以及觉得LZ没入门的新

177cm:

 

昔寂:







1荷花、小鸟、狗尾巴草(总拍这些的话……土!) 

2马甲、小白、乐摄宝(这身行头扫街的话……土!) 

3如果你照片拍的不够好是因为你离炮火不够近。注意原话有“炮火”两个字。即使没有这两个字说的也是纪实摄影。拍个花花草草小姑娘都兑得不能再近。。。真扫街又不敢上前。。。哎,说什么好呢。 

4摄影大体可分两类,以好看为第一目标的和不以好看为第一目标的。前者为艺术或商业类,后者为新闻或纪实类。讨论问题或者学习前先分清别人在说什么,这很重要。比如别拿“发现美的眼睛”“认真构图”来纪实,也别拿新闻摄影的快速反应要求来拍人像风景。 

5超广角少用

©大貓不是虎 | Powered by LOFTER